切换城市
查看: 21866|回复: 18

孤伶伶的14岁男孩,谁能帮帮他

[复制链接]

Rank: 4

发表于 2014-8-12 08:59:37 |显示全部楼层
zhu.jpg



    母亲肺癌病逝,父亲不知在哪,进不了福利院,办不了低保,亲戚无力帮忙,眼看就要辍学。孤伶伶的14岁男孩,谁能帮帮他?

    安安(化名)从出生的那天起就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。14年来,他与母亲相依为命。但在今年的7月14日,安安的母亲袁女士却因患肺癌不幸去世。20多天来,安安一直自己一个人住在出租房里。母亲生前未留下什么钱,房租和生活费如千斤重担,压在他的身上。再过20天就要开学了,他还能继续读书吗?

    母亲病逝

    14岁男孩

    独居出租房

    安安的母亲袁女士老家在玉林市博白县,来到南宁已20多年,一直都是租房居住。2000年,袁女士生下了安安,但她并没有将这事告诉老家的亲人。

    十多年来,她一直独自抚养着安安,也许是长期的辛劳和压抑,她的身体被压垮了。2013年初,袁女士感到身体不适,到医院检查后竟是肺癌。此后一年多来,袁女士一边治病一边找点力所能及的工作做,以维持她的药费和母子二人的生活费。

    然而,无情的病魔最终还是夺走了袁女士的生命。7月14日凌晨,袁女士在南宁市衡阳路南铁二街沈阳小区的租住房内离开了人世。

    袁女士过世后,留下了14岁的安安。相依为命的母亲走了近一个月了,安安的情况如何?

    8月11日上午,记者找到了安安。他告诉记者,他现在南宁市十八中读初中,他和妈妈一直是租房居住,打他记事起,就经常搬家,妈妈去世后,他还是一个人住在原来的房子里。

    暑假里,白天苦闷难受,他只好出去找同学聊天,以解思母心痛之愁;晚上则是独自在妈妈生前住的房间里上网。虽然妈妈用的东西都清理了,但安安还是觉得房子里都是妈妈的身影。

    安安说他不太会做饭,饿了就偶尔煮点面条拌鸡蛋。妈妈的生前好友何先生以及表姐小夏偶尔会抽空过来做晚饭,但吃完饭他们各自回去后,还是他一个人。

    父亲在哪

    问遍亲朋好友无人知


    安安没了母亲,他的父亲又在哪?面对记者的询问,安安低头沉默了好一会,才说从他出生第一天起,就从未见过父亲,妈妈也从来不提,现在只有一个表姐在南宁工作。表姐是大舅的女儿,去年妈妈打电话联系了博白老家,当时表姐大学毕业来南宁工作,就来看望了妈妈。

    记者从安安的表姐小夏那里了解到,对于表弟安安和已故的这个姑姑,她此前只是听家里人说过,但懂事后从没见过。2013年初,袁女士被诊断出患了肺癌,感到病情的严重,这才拨通了老家亲人的电话。随后,在南宁工作的小夏根据地址找到了姑姑和表弟。

    这一年多来,小夏常去看望姑姑,但从未听她提起表弟的父亲。姑姑去世后,小夏打电话回家问了自己的爸爸和家里的亲戚,但由于十多年未联系,他们均表示不知情。

    袁女士去世后,小夏在何先生的帮助下办完了姑姑的后事。之后,小夏开始为安安以后的生活发愁。她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寻找安安的父亲。

    小夏找出袁女士的电话本,逐一给上面的人打电话,向他们打听安安父亲的消息。遗憾的是,哪怕是与袁女士相识十多年的好友,也不知道安安的父亲在哪。

    何先生与袁女士认识十多年,在她去世前的一段时间,他常去帮做些家务以及带她去看病,但何先生对记者表示,每次问到安安的父亲,袁女士都避而不谈。何女士和陈女士也是袁女士家生前的常客,但两人对记者说,自从袁女士生病后,她们也问过安安的父亲在哪,但她都只字不说。

    何去何从

    往后日子你如何挺过

    母亲过世,父亲找不到,14岁的安安该怎么办?

    记者了解到,袁女士身后留下的钱还不足以办后事,而安安目前住的房子,9月份租期就到了,到期后安安要吃住在哪里?是住进孤儿院还是回博白老家?

    记者咨询律师后得知,未成年人的第一监护人(父母)去世或失踪后,有能力的祖父母和外祖父母自然成为第二监护人,如果第二监护人无法监护,那其他亲戚也可以申请也成为监护人。但小夏表示,自己的爷爷几年前已经过世,80多岁的奶奶没有劳动能力,家人也不敢把姑姑去世的消息告诉她,所以老人不可能做安安的监护人。而自己的父亲、叔叔和其他的姑姑,虽然同情这个孩子,但也无能为力。

    小夏说,叔叔和姑姑们都在农村,经济不宽裕,帮不上忙能理解,而且这个姑姑十几年前选择了和家人断绝关系,现在家里人也许还无法释怀。另外,安安生于南宁长于南宁,几乎没见过在博白的亲戚,所以回博白老家读书生活根本不现实。此外,小夏还查询了南宁市社会福利院的收养条件,发现福利院只收14岁以下的孤儿,但安安已经年满14岁了。

    小夏告诉记者,她也不忍心对表弟不管不顾,想在他学校附近另外租个房子和他一起住,这样还可以监督他学习,让他多读几年书。但实际情况是,小夏才工作一年,工资并不高,除了要还大学时借的2万多元助学贷款外,还有两个弟弟妹妹在南宁读书,他们的学费生活费几乎全部都要由她来承担,现在又多了个表弟,“就算我不吃不喝也负担不起。”

    “快开学了,你想住校还是和表姐一起在外面租房住?” 记者问安安。“不知道,都行吧。”正在做作业的他抬起头应了一句。

    小夏告诉记者,办完姑姑的后事后,她曾去过社区和民政局,询问能否为安安办理每月800元的孤儿补助。但西乡塘区民政局的工作人员对她说,父母双亡的孩子才会被认定为孤儿,安安是母亲去世父亲不知下落,因此不能算孤儿,但可以申请低保,每月有400元。但安安户籍所在的社区南铁北二社区的工作人员却告诉小夏,安安没有监护人,而且还有其他情况不符合申请低保的条件。

    安安说,从他记事起,他和妈妈一共搬过6次家。也许,在他的世界里,家不能用房子来概括,哪里有妈妈哪里就是家,可现在妈妈不在了,他该何去何从?






使用道具 举报

匿名  发表于 1970-1-1 08:00:00

使用道具

匿名  发表于 1970-1-1 08:00:00

使用道具

匿名  发表于 1970-1-1 08:00:00

使用道具

匿名  发表于 1970-1-1 08:00:00

使用道具

匿名  发表于 1970-1-1 08:00:00

使用道具

匿名  发表于 1970-1-1 08:00:00

使用道具

匿名  发表于 1970-1-1 08:00:00

使用道具

匿名  发表于 1970-1-1 08:00:00

使用道具

匿名  发表于 1970-1-1 08:00:00

使用道具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南方微社区 版权所有
© 2012-2017 weishequ.cn All Rights Reserved

官方QQ:2602665656(南方微社区) / 官方邮箱:nfwsq@qq.com

桂ICP备13004218号-4 广西网警 公共信息安全网络监督 广西举报中心